因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
2021-02-08 12:2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月20日上午,接受记者采访时,春店派出所程所长说,张大光受到行政处罚,因其触犯了“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”。

当晚,十多位参与堵门的工人提前离开派出所,只有张大光和潘杰两名工人留下,随后两人被送往利辛县看守所。两天后两人被释放。

“农民工不容易我们理解,但也得在法律的范围内,依法讨薪。”程所长说,派出所民警曾多次对该事件进行协调,并告知张大光不要恶意讨薪,对方依旧执意堵门,造成恶劣的影响。

2006年,利辛县工业园作为安徽省政府批准的省级开发区,这片面积超6.5平方公里的工业新区,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本土农民就业。同年,原本务农的张大光开始接工业园的活儿,从事瓦工。凭着不错的口碑,他很快成为工头,最多时手下有50多个工人。

张大光赶到派出所,民警拿出一份违法犯罪告知书,让他签字。张大光看到上面写着“非法侵入他人住宅”。

另一方面,张之学表示,工厂因质量问题,房产证等相关证件至今办不下来,他已经委托了律师,准备对张大光进行起诉。(记者 李阔 韩畅)

从天经地义的讨薪,沦为野蛮堵门遭拘,张大光曾试图向多个相关部门求援,但效果甚微,最终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代价。

决裂:农民工3次堵门讨薪

2012年9月至今,安徽省利辛县农民工张大光一直为38万元工程款奔波,这是他和另外12名工人的辛苦钱。多次交涉无果,2014年1月13日,他领着十多位工人来到老板家堵门讨薪。当天下午,张大光被利辛县春店派出所传唤,因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,他与另一位工友被公安机关拘留2天。

在第一次堵门事件后,张大光找到杨奎,希望他和工业园管委会领导出面,对此事进行协调,而后杨奎参与了张大光和张之学两人的调解工作。张大光认为2012年底至今,拖欠的38万元产生了9万元滞纳金;但张之光不承认这笔滞纳金,说厂房出现这么多问题,你没跟我弄好,还找我要钱?调解最终不欢而散。

利辛县杨大楼行政村村支书杨奎告诉记者,张大光和张之学之间的矛盾,不仅仅38万元这么简单。

隐患:层层转包下的工程

张大光最终接下工厂的大部分建设工程,因是熟人介绍,合同约定很简单,大体可归纳为“工程没有质量问题,即付工程款488万元。”

张大光说,2012年9月份,工程即将竣工,张之学支付了他450万元。然而,当他讨要剩下的38万元时,对方拒绝了。

“按照处罚标准,我们可以拘留张大光10天。但考虑农民工讨薪受了委屈,而且这无益于事情的协商解决,最终予以拘留2天的处罚。”程所长说。

1月20日,接受记者采访时,从看守所释放不久的张大光说: “滞纳金不要了,只要老板不再挑工厂的毛病,把原本属于我们的38万元拿出来。”他坦言自己不懂法,犯了法,今后不想再折腾,希望村里、工业园管委会给自己出出主意,主持公道。

快到中午,张大光有事提前离开,但很快他接到工友电话,“警察又来了,工人们都被带到春店派出所调查,让我也赶紧过去。”

处罚:私闯民宅遭拘2天

张大光说,38万涉及到12位工人的工钱,“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乡。老板不给钱,我就没法给老乡发工资。”1月13日上午,他和十多位工友将张之学堵在家里。很快民警赶到,告诉工人们,私闯民宅是犯法的,不要做出过激行为,当时张大光对民警说:“放心,我们只讨钱,不闹事,他家里的卫生纸我们都不会拿。”

近况:因工程质量问题老板欲起诉农民工

“说工厂漏雨,墙上油漆没刷好。我叫工友返工,他又说新刷的油漆跟以前的颜色不一样,这不是挑刺吗?”拖了一年,张大光恼了,第一次堵门发生在2013年12月初,化纤厂的监控录像显示,几十人把工厂大门堵住,出入的车辆只能停在一旁。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,经调解人群才散去。

1月17日下午,张大光从看守所出来的第二天,几个老乡听到风声,到他家没寒暄两句又提到钱的事。“我不想闹了,闹也讨不到钱,搞不好又把我逮进去。”他近乎哀求地说。

2012年,皖北企业家张之学经招商引资,打算在工业园建一家化纤厂,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。接受记者采访时,张之学说,他先找了一家建设公司,而后建设公司找到张大光。正是经过层层转包,为日后的资金纠纷埋下了隐患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tjrsj.cn澳门mg手机投注版-bet九州登录-网上赌现金平台版权所有